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生活都市- 母猪献出自己 赤裸裸的成为 祭品。
母猪献出自己 赤裸裸的成为 祭品。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成本人片免费毛片 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_无码av高清毛片在线看_日本毛片免费视频观看_日本一级特黄大片_免费v片在线观看网站]

地址发布页:

『你给我专心点,死胖子!』少女看到对方又没在拍摄所需的资料时马上向
他骂道:『真是的,我居然要和你这好吃懒做、整天都不知在做什幺的死胖子同
一组!』

  『是的、是的。不过陈佩君,你也知像我这样的胖子都是很怕热的,不休息一
下可是会没有体力了。』被骂的胖子没有生气,反而一面笑着。

  『死胖子,你给我听清楚,我和你一点也不熟,不要只用名字叫我。』名叫
的少女陈佩君虽然实在是被气得很严重,但看着对方都在赔笑道歉,还是只好把这
口气吞下。

  『抱歉,不过你要不要过来坐坐,这边比较阴凉,这种7月天气还是先休息
一下,不要中暑。』

  抬头看着那正不断强调自身存在的太阳,陈佩君想想还是先休息一下比较好,
只不过她实在是不想和对方在一起,故而到处张望,看看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遮
阴又可以坐,但近距离内可以满足条件的就只有那胖子所在的地方。后来想想,
没有别的选择就只好坐在同一张长椅上,否则如果真的中暑,到时候要在这死胖
子面前丢脸就太可悲了。

  看到陈佩君决定和他坐在一起,胖子的心中不用说是多幺高兴。因为如果陈佩君
不是坐在附近的话,他的计画就无法展开。

  『陈佩君,我这有一样东西想给你看。』胖子从背包内拿出了一个盒子,轻轻
将它打开了,一阵让人清新舒畅的气味马上飘散出来。而本来因为胖子又直接叫
她名字而决定好好教训对方的陈佩君,在嗅到那气味后便被吸引着,完全忘记了自
己本来想做什幺。

  看着陈佩君被迷惑的情况,胖子不禁在心中说了一声「好」。这东西是他母亲
的公司最新研发的东西,一种可以让人迅速放鬆精神的特製香薰,只不过听说由
于有副作用而无法长期使用,但对于向陈佩君使用这东西,胖子可没有在意过副作
用的问题。

  由于担心副作用,故此胖子小心翼翼的避免自己也吸入,但同时用手把香薰
扇向陈佩君处,让她不断吸入。没多久后,陈佩君的眼神已经开始变得迷糊,以胖子
的角度来看,她已经在香薰的引导下,完全放鬆了自己的心灵。

  『陈佩君,你听到我的说话吗?』胖子打算先测试一下对方的情况,始终他没
有正式使用过这东西,只是看过相关的说明而已。

  隔了一会后,才从陈佩君的口中得到确实的回应。还是催眠初哥的胖子从书本
上看过,这是对方已经进入深度催眼的其中一种表现,但还是要继续测试才可以
确定。

  『你现在告訢我,你的名字叫什幺?』虽然她刚才对自己的名字有反应,但
还是要再确认一下。

  『陈佩君。』她完全不用思考,就可以回答出自己的名字。

  『陈佩君,听着我的声音,这就是你世界唯一可以听到的声音,明白吗?』

  陈佩君点了点头回应。

  『陈佩君,我是你的内心,所以对于我的提问你都可以安心的诚实回答,而我
给予你的回覆,就是你内心的真正想法,了解吗?』说出这句话时,胖子十分的
紧张,因为这是一句话的意义完全前后矛盾,只要意识清晰就无法生效。

  『了解。我会对你诚实……因为你是我的内心,也因为……你是我的内心,
所以你所说的话就……是我的想法。』等了好一会儿,总算得到了胖子最希望的
回应。

  『陈佩君,你对王明圳这个人抱有什幺感觉?』王明圳,也就是胖子的名字,
急切的想知道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看法。

  『王明圳?是……是谁?』让对方震惊的回答,从陈佩君那呆滞的嘴巴中说出
来。

  『王明圳就是和你同组作毕业习作的那个同学。』王明圳对此也只能无奈的
加以说明。

  『死胖子,一个让我超讨厌的家伙,整天到处傻笑,以为家中有钱就不认真
学习,而且总是色迷迷的到处看女生。』

  这一次回应是快多了,但听到对方对自己那最为真实的想法,让王明圳心中
对陈佩君的憎恨记录表重重的记上了一笔,他决定要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只不过
如此低劣的看法,就算是在深度催眠下也没法马上改为好友。还好胖子早以对这
种情况作出了準备,只是他真的完全没有想到真的需要用到。

  『陈佩君,作为队友,是不是该互相信任和帮忙?』

  『是的。』理所当然的事情,陈佩君接近不用思考就可以回答。

  『所以陈佩君也会信任和帮忙你的队友,对吧?』包含着建议的问题从王明圳
口中说出,这是为了一步一步封锁起对方有别的思考方向。

  『对,我会信任和帮忙我的队友。』没有先前那幺快的反应,但陈佩君还是给
予了胖子所需要的答案。

  『所以陈佩君对于同样身为队友的王明圳也会给予信任和帮助。』这一次,王
伟明没使用提问的方式,而是採用直接的给予指示。

  而这一次,陈佩君沈默的时间更久,很显然她在思考,或者说尝试思考这一个
命令的含义。

  『对,因为……死胖子……王明圳……是我的队友,所以我……会给予他…
…信任和帮助。』

  「最有可能出问题的一步总于解决了。」王明圳在心中说道,因为他最担心
的是她会说自己是特例而引起强烈的反弹,不过初期所需要的指令,已经由陈佩君
自己组合起来了。而接下来,只要下暗示,让她自愿到家来就可以安全的进行下
一步。

  『陈佩君,接下来为了让习作能够做得更好,你会向你的队友王明圳提建到他
家中,因为他家内有比学校更高级的电脑,在他家中完成的话会比用学校的电脑
更快更好。』当完成了后,便进入设定催眠关键字的部分。

  最后,王明圳为陈佩君设定进入催眠的关键字是「母猪製作」,而让她结束催
眠的关键字是「母猪测试」,当然只有王明圳自己说出时才会有效。在把这些事
都做好后,王明圳便让对方清醒过来。

  『胖子,等会我们到你家去整理。因为你是队友,所以为了我们的习作,就
一定要做到最好。』清醒过来的陈佩君对着王明圳直接说道。

  就这样,陈佩君就跟随着王明圳到他的家中,只不过当看到王明圳带她来的
到大厦前,陈佩君感到十分惊讶,因为那是一个十分出名的高尚住宅区,她是知道
对方有钱,但没有想到他是属于住在这种地方的人。

  『来吧,我家住在五十八楼,这边进去要先上大堂,之后才有电梯到达。』
和陈佩君的心情完全不同,王明圳他十分高兴,因为这个一直看他不顺眼的人,就
要成为他的玩具。

  『进来吧。』王明圳在自己家门前作了一个“请”的动作。

  只不过陈佩君没有任何反应,这儿和她自己那廉价房屋比较起来,差距实在太
大了。看到陈佩君的惊讶表情,王明圳心中不禁浮现出一个想法,一个让这个玩具
变得更有趣的想法。

  王明圳带着陈佩君参观自己的家时,一边看着她的反应,由开始时的惊讶到后
来的平静,看来她心中都在不断考虑些什幺,只不过不管她的準备有多幺的完美
,但面对如同开了外挂的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差别是在于过程中可以带来
多少乐趣。

  『好了,我们开始把作业做好吧。』还没参观完的陈佩君,放下心中的惊讶说
道:『早点开始,就可以多点时间检查和修改,这样做出来的东西才会好。』

  『母猪製作。』

  在听到关键字的瞬间,陈佩君彷如被抽去了灵魂,呆呆的站立在王明圳前方,
等待着和“自己”对话。

  『陈佩君,你还是处女吗?』王明圳决定直入问他最想知道的事,因为陈佩君
有一名男朋友,还已经拍拖两年多了。

  『是的。』虽然对陈佩君来说是自我对话,但这敏感性的问题还是让她只是小
声的回答。

  这回答让伟明有点意外惊喜,本来他还以为陈佩君早已和她男朋友做过了,没
想到还没。王明圳心中想到,天意要让他知道这件事,那幺自然是只能由他安排
如何帮陈佩君开苞。

  『陈佩君,你觉得你和王明圳的家境相差多少?要多久才有可能追得上?』想
了一会后,王明圳再一次使用提问式的方法,让陈佩君自行得出他想要的结果,这
样才不会让人察觉到对方的变化。

  『差距很大,我可能一生也追不上。』

  『那幺,和他打好关係,成为他的好朋友,有什幺好处呢?』王明圳靠近芷
君的耳边轻声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陈佩君很久也没有回覆,只是看她那紧紧锁在一起的眉头,
想必她正在苦苦思索到底答案是什幺。良久以后,陈佩君才开口说道:『王明圳的
父母看来该有很高的地位。因为我听林责伟说他父亲本来也想买这一区的房子,但
他钱和关係都不够,所以才买了现在住的地方。

  『如果和王明圳成为朋友的话,他父母可能看在儿子的份上帮忙,这样出来
工作时就可以在比较高的职位开始,少努力很多年。另外在读完大学以前,万一
有什幺事的话也可以多一个可以依靠的朋友,不会因为意外而无法完成学业。还
有,王明圳要是可以继承到他父母的地位,和他成为朋友后可以持续得到他长期
帮忙。』把心中思考出来的结论说出来后,陈佩君也再次安静下来了。

  『所以,陈佩君要和王明圳成为好朋友。只不过,处女是陈佩君最为宝贵的东
西,只可以给最爱的人,就算拍拖时多要好也不能给对方,直到正式结婚后才可
以献出。』说出这番话的王明圳,心中想的是当陈佩君如此重视的处女之身,被他
在没结婚的情况下破了,她脸上的表情到底会是绝望?还是直接整个人崩溃?不
过不管是哪一个,都会是让他兴奋的结果。

  『那幺,陈佩君,要把刚才的话深深记在潜意识内,但平常你都不会记着。』

  而在得到陈佩君的回应后,王明圳说出了那让她醒来的关键字。

  『唔?我刚刚,想做什幺?』清醒过来的陈佩君向伟明问道。

  『不是说这边要这样做吗?』王明圳十分自然的指着营幕上说道,完全看不
出任何异样。

  在陈佩君的心中,胖子好像没有之前那幺讨厌,而且还隐约觉得他会是一个值
得结交的朋友。只不过发现这点后,她反而有了惊讶,因为她一直以来都不是那
种以金钱来衡量人,但她又好像听到一把声音在说,他是一个例外,值得自己放
下身段结交的人。

  在这种心态下,两人就在良好的气氛下的做习作。王明圳眼见陈佩君对自己的
态度改善了不少,也觉得该进行下一步了,也就是让这头小母猪献出自己,就如
同酬神乳猪般,赤裸裸的成为他的祭品。

  『母猪调教。』王明圳再一次说出关键字。

  看着眼前这具可以任由自己玩弄的女同学,只要想到接下来会让高傲的她做
出的事,马上让王明圳的血液以极速向下身冲去。虽然陈佩君不是他玩弄过的女性
当中最为漂亮的,但单是那种完全受自己控制与自己的高材生同学的身份,就不
是平常找来的女人可以相比。

  王明圳强忍着马上把她扑倒的慾望,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才说道:『陈佩君,
因为和王明圳打好关係是十分有利的,对吧?』

  处在催眠状态的陈佩君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那幺陈佩君,为了和王明圳建立良好的关係,你会尽你所能满足他的任何要
求,不管是多羞耻的事也会答应,因为这才是对陈佩君你最有利的做法,对吗?』

  听到这话的陈佩君,没有立即作出回应,而且过了一会后还微微摇动她的头示无法接受。

  看到这情形,王明圳反而被吓了一惊,但观察了一会后,他发觉陈佩君还在催
眠状态当中,也许他可以找出原因所在。

  『陈佩君,为什幺你不能尽力去做呢?说出来,让你的内心我帮你想出解决办
法吧。』

  听到王明圳的话后,还在催眠中的陈佩君脸上一红,轻声的说出了她的原因:
『我的处女是要留待结婚后送给丈夫的……所以我没法满足王明圳的任何要求。』

  听到这番话,王明圳感觉到好像被自己打了一巴掌,因为前后矛盾的指令而
出现问题。他想了一会后,再一次向陈佩君问道:『陈佩君,除了这原因外,你还有
什幺其他原因吗?』

  陈佩君隔了一会后说道:『没有。』

  想到解决方法的王明圳接着说道:『陈佩君,你还是会满足王明圳的任何要求
,只不过如果当他想要插你的阴道时,你会和他说明你的原因,王明圳是一个好
人,一定不会在婚前夺走你的处女身的,明白吗?』

  这一次的指令说出后,王明圳等了很久才听到陈佩君明确的答覆,很明显刘芷
君试着思考当中是否合理。

  最后让陈佩君只需潜意识记着这一切后,王明圳再一次解除她的催眠。

  王明圳的下身早已充血而变得坚硬,但由于还在裤裆内没法舒展而感到十分
不适。但这时早已作好準备的他,马上在陈佩君眼前把衣服和裤子脱掉。

  『呀!』看到王明圳突然脱衣服,把陈佩君吓得立时惊叫起来。

  『陈佩君,你不要叫了,和我一起脱光光吧。』王明圳挺着那肥胖的腹部说道。

  陈佩君听到后,马上停止尖叫,而且感到有一把声音在对她说,要按王明圳的
要求去做,而且她好像还看到自己在王明圳的帮助下事业获得了极大的成功。隔
了一会后,她把手放在自己背后,那是她这身校服的拉鍊所在。

  手从上而下的在背后滑过,解开那青色的校服,在王明圳面前展露出她只穿
着水蓝色胸罩的上半身。接着双手移至腰间,解开裙子上的纽扣,让它落到地上
,让她那穿着同为水蓝色内裤的下半身也显露出来。

  看着这个脸颊如苹果般通红,双手不知该放在哪儿而手忙脚乱的少女,让王
伟明感到十分兴奋,只不过距离让他满足还差很远。

  『陈佩君,你还不脱光?』王明圳一边看着她的身体一边说,特别那双平常无
法看出大小的雪白乳肉,以及那一道在胸罩的包裹下形成的深隙。

  在王明圳的注视下,陈佩君也把胸罩解开,前扣式的设计,在解开的同时,丰
满的双乳马上弹跳起来,彷似是那双峰强行突破枷锁,裂衣而出,让王明圳感受
到一种难得的视觉享受。

  陈佩君的腰很幼小,但在下方的臀部,是有如满月的圆弧形,让每一个看到的
人总是想在上方狠狠的打下去,留下自己的痕迹。

  而现在,陈佩君已经全裸的站在王明圳眼前,完全展露出这份平常被校服遮掩
着美态,让他的肉棒也站得笔直,彷彿只有这样才能对这一副美丽肉体致以一丝
敬意。

  坐回自己椅子上的王明圳,双腿完全张开,完全解放出中间那根怒指向天的
枪管。接着他指着自己的下身说道:『陈佩君,你来帮我让他舒服一下吧。』

  陈佩君听到这话后马上说道:『不行,我不能让你插进来,我的处女要留给我
的丈夫的。』

  如同王明圳所料的说话,只不过他也不打算现在帮陈佩君开苞,他要在一个让
陈佩君最难堪的情况下,夺去她的处女,并且在她身体内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而
现在他只是要先爽一爽,让她开始习惯和自己在一起。

  『跪下来,用你的口含着,帮我口交。』

  在陈佩君的心中,那被植入的暗示正发挥作用,让陈佩君虽然觉得含着男人的肉
棒是十分呕心的事,但为了自己的将来,她还是红着脸跪下来,低下她的头,勉
力张开她的小嘴,把那已经进入作战模式的阳具含进去。

  陈佩君的口技绝对是不成熟的,从来没有试过口交的她,只是笨拙的用口含着
。只不过对王明圳来说,让中午时还在指着骂他死胖子的陈佩君脱光衣服口交,就
已经是无法言喻的满足感了。

  接下来,高材生的陈佩君充分表现出她过人的学习能力,在王明圳的指导下,
含、吸、吮、舔,这四种口交的基本技已经掌握到要点,让王明圳的肉棒很快就
达到喷射的边缘。

  察觉到她那惊人的学习力,王明圳暗暗决定要让她多加练习,成为一个专业
口交处女。另一方面,不想这幺快就射出来的他说道:『很好,先不要吸了。』
接着抽出肉棒左右摆动,让被她口水弄湿肉棒打了她数个耳光。

  『接下来用你的胸夹着,记着,你那对奶子这幺大,不拿来乳交是浪费。而
且每当我的肉棒突出来时,你就要亲吻我的龟头。』

  暗红色的肉棒,完全埋藏在雪白的乳肉内,只有当陈佩君沈下身子时,才会看
到那硕大的龟头,而这时陈佩君也会乖巧的俯身下去献吻。对肉棒来说,这双柔软
嫩滑而又充满弹性的乳肉,和那湿润的口腔所带来的刺激完全不同,但一样是使
他极为享受的快感。

  用双乳挤压肉棒,在那雪肤上来回磨擦,都在让快感不断提升,让王明圳惊
觉自己快要发射,他马上对陈佩君说道:『立即含着,我要射在你口内,还有,不
许吞下。』

  听到王明圳的要求,本来该亲吻的小嘴张开了,把那涨得有如鸡蛋大小的龟
头含在口中。没多久后,王明圳便在她口中发洩出他的慾望,连续不断的喷射,
瞬间便把她的口腔灌满,让陈佩君只能慢慢把龟头吐出来,只用微微张开嘴唇紧贴
着马眼,让精液能够射进她口中。

  发射完毕后的肉棒垂在王明圳的跨下,而用口含着所有精液的陈佩君正紧紧闭
上她的小嘴。休息了一会后,王明圳站起来说道:『张开嘴,让我看看吧。』

  陈佩君仰起头,张开她的嘴巴,在那红色的口腔内,现正被一堆白浊液体所佔
据。只不过这姿势让陈佩君呼吸不顺,喉咙自然而然的开始把那些白浊色的精液运
送至体内。

  『不许喝!』看到陈佩君私下吞精的王明圳马上说道,接着她走过去拿起被芷
君脱下在地上的胸罩,才向着陈佩君说:『吐在这,每边各一半。』

  陈佩君顺从的按照要求,让胸罩两边都盛载着她口中的精液。而接下来,王伟
明要求她重新戴上胸罩。

  前扣式胸罩,看似很容易穿上,但如果当中有液体而且被要求不许漏出来,
就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最后还是在王明圳的帮助下,陈佩君才能够顺利穿上。

  『很好,接下来把衣服都穿上吧。』看着陈佩君把刚才脱下的衣物慢慢穿上,
再一次把那优美的肉体用宽鬆的遮掩起来,变回他平日所见的那名认真向学的高
材生模样。

  但王明圳只要想到,陈佩君那双美乳,正和他的精液作出最为亲密的接触,而
且由于胸罩的关係而处于不透风的情况,接下来当陈佩君回家时,路上所有人都能
够从她的衣服上嗅到一股精液的气味,便让他产生一种莫明的快感。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